|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首   页      关于我们      学会动态      研究成果      简报简讯      政策资讯      服务经济      下载中心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研究成果
首页 >> 研究成果
港珠澳大桥对港澳、珠西区域通道经济及蓝色产业聚集的影响
发表时间:2016年11月10日 浏览次数:1135

                          港珠澳大桥对港澳、珠西区域通道经济及蓝色产业聚集的影响

                                  王越(珠海市行政学院、珠海市委党校)

    摘要:港澳、珠西区域只有建立海陆连接,打通连接大西南、面向海外的通道,发挥区域资源优势,以蓝色产业为主导,发展通道经济,才能增强区域整体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实现发展的“三赢”。本文在对形成通道的结构分析基础上,建立通道系统框架下的港珠澳大桥、通道经济及蓝色产业的关系分析模型,并详细阐述了三者之间的互动及影响关系。

    关键词: 港珠澳大桥;通道经济;蓝色产业;港澳珠西区域

   在当前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以及“一路一带”国家战略的推动下,珠江三角洲地区经济社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亟需粤港澳连成一体,打造粤港澳大湾区,以此增强区域整体经济的国际竞争力。与香港紧密联系的珠江东岸在完成第一波发展后,吸纳香港的辐射能力在变弱。只有打破伶仃洋的阻隔,加强港澳与珠江西岸区域的互动整合,打通连接大西南的通道,实现发展“三赢”,才是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的制高点。粤港澳大湾区地理位置具有独特的优势:在亚洲的地理版图中,港澳及珠西区域是处于大漏斗形状的中间位置,上方是内地、日本、韩国,下方是东盟和印度,是沟通亚洲上下的桥梁,贯穿亚洲南北的大枢纽。通过港珠澳大桥的基建对接,打通信息流、人流、物流和资金流,其枢纽角色更将举足轻重,位置难以取代。其次,环顾南海,距离相对较近、经济实力最强、研发创新最具实力和活力的区域就是粤港澳大湾区。港澳及珠西区域的海洋及陆地面积、海岸线长度、海岛数量及地理区位都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占据绝对优势,决定了港澳及珠西区域在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的蓝色经济进程中肩负重要的责任和使命。港澳及珠西区域只有充分发挥区位优势,以布局蓝色产业为纽带,才能成为推进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及打造国家南海战略的重要支撑平台。

    一、发展蓝色产业,彰显港澳及珠西区位优势

    在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拓展蓝色经济发展空间,并在沿海包括广东省在内设立四个发展蓝色经济先行试验区。珠海、中山、江门、湛江都是广东省重点发展的海洋经济示范市,并由广东省顶层设计布局发展蓝色产业,打造珠江口西岸先进装配制造业产业带。

    (一)蓝色产业概念

     伴随着人们对海洋这一国民经济战略基础资源重要性认识的提升和海洋环境的变迁,国内外从纯粹的海洋产业概念发展到更具宽泛内涵的海洋、海岸统筹发展的概念,贯穿高新技术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即蓝色产业的提出。包括为开发海洋资源和依赖海洋空间而进行的深蓝色产业,如海洋装配制造业、海洋电力、深海石油及天然气采集及仓储运输等。也包括浅蓝色产业,即:直接或间接为开发海洋资源及空间的相关服务性产业,如滨海旅游业、海陆物流运输业、海洋金融业等,涵盖海洋、海岸产业范畴。蓝色产业为沿海城市未来的经济发展指明了道路。《广东省海洋经济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明确提出粤西沿海区域为蓝色产业重点发展区。

     (二)发展蓝色产业是港澳环珠西区域的“区位品牌”

      珠西区域要打破远远落后于珠东区域的僵局,必须借助具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及区位优势,走一条于东部区发展不一样的特色路子,就是将蓝色产业打造成区域的主导产业。同样,港澳只有与珠西区域合作整合,增强辐射能力,籍其发展蓝色产业所需,经济才能得到稳定可持续的发展。首先,具有发展浅蓝产业的丰富滨海资源。从香港到湛江整个海岸线长度比广东省的还多(广东省海岸线总长3368公里),海岛、港湾和深水岸线众多,美丽的海湾、沙滩形成别具风格的的海上旅游资源。香港海域面积为1651平方公里,海岸线长为1180公里,还包括260多个岛屿。珠海海域面积6135平方公里,海岸线800多公里。面积大于500平方米的海岛148个,是珠江三角洲沿海城市中海洋资源最富集的地区之一。江门濒临南海,海岸线长414.8公里,是全省海洋大市。阳江依山傍海,旅游资源丰富,水域面积1419平方公里,海岸线总长467公里,海产资源及矿产资源极其丰富。湛江三面环海,海洋渔业资源十分丰富,海域面积3.4万平方公里,海岸线长达1243.7km,有史以来就是有名的海洋大市。其次,作为广东装备制造业的高度聚集区(广东省十二五期间重点发展的四大临港产业集聚区珠西区域占三个),珠江西岸区域本身就具有较高的产业发展水平,有足够的空间和基础布局发展深蓝色产业带。目前已建起了4个国家级工程中心,延海岸线形成了以先进装备制造业为主导产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借助于海港、空港陆及腹地陆港形成了装备制造业“海陆空”发展新格局,这为吸引相关上下游企业的落户和自身产业链的延伸、通道经济的打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依托高栏港设立的高栏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总面积达380平方公里,是西江甚至南海走向海洋、走向世界的门户。在各行政区的政府层面注重合作的顶层设计,这为打破合作整合的行政壁垒创造了条件。在《粤港合作框架协议》和《粤澳合作框架协议》中明确提出,加强与港澳的海洋产业合作,加强粤港澳在海洋运输、港口物流、海岛开发、滨海旅游、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环境保护与治理等方面的合作,加强粤港澳海洋开发金融合作,共同打造国际一流的现代海洋产业基地和珠江口湾区优质生活圈。2013年7月珠海、中山、江门三市市长共同签署了《珠中江海洋经济区合作框架协议》,提出以海洋经济为突破口,整合优势资源,将珠中江海洋区建设为全国具有影响力的蓝色经济圈的战略设想。大力发展临海旅游及交通运输业,发展临港装备制造业,成为港澳珠西区域发展蓝色产业的“区位品牌”,成为推进珠西战略,打造港澳珠西沿海通道经济的重要支撑。

    二、发展通道经济,提升港澳珠西区域的战略地位通道的概念

    20世纪60年代才提出,通道经济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一种以区域性或全球性资源优化配置为目的的经济发展模式。要有重要的交通干线或综合运输通道、主导产业聚集地及系列支撑产业体系、中心城市和中小城镇群是发展通道经济必备的三大要素。作为发展“一路一带”战略的重要节点,港澳珠西区域目前已经具备发展通道经济的基本条件。首先,从港澳到湛江沿海线已经构建起公路、桥梁、铁路、陆港、海港和空港立体交通运输服务网络。港澳至广西、海南最近处直线距离仅200-300公里。目前处于以水路运输为主,港澳已成为流经云、贵、桂、粤等西南地区和西江流域对外贸易的传统出海门户。沿西江及南昆、黔桂铁路的开发轴线已被列为西部开发三大发展主轴之一,这条轴线东起港澳和珠江三角洲,西至广西、云南、贵州、重庆、四川等省区,把经济发达的华南与资源丰富的大西南联在了一起,有效地促进东西部之间依托西江通道互动、互补,带动经济发展, 而且有助于港澳沿西江轴线推进同西部腹地的经济合作,借助香港自由港与国际广泛联系。同时,湛江是大西南主要出海口也是我国大路通往东南亚、非洲、欧洲和大洋洲航距最短的重要口岸,在北部湾经济圈、亚太经济圈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作为连贯东西部辐射世界的交通物流大通道已经形成。其次,从珠西区域沿海各市正逐步以蓝色产业做为经济发展主导产业,正在进行蓝色产业生产要素的极化与聚集过程,形成了以交通干线为“主轴”的“点-轴”集聚向经济腹地多级“网带状”聚集转化的经济态势,产业布局的层次性和互补性已经初步显现。在聚集转化同时,产生包括物流业、商贸产业、金融业、信息产业、房地产业等一系列流动的通道经济配套支撑产业。最后,随着联结中心城市、副中心城镇等各重要节点的新的立体运输干线网络的建设,形成新的有利的区位,对产业和劳动力具有吸引力,使产业和人口向交通干线集聚,产生新的工业区和居民点。这种“点-轴”的极化性及扩散性使高速公路、铁路和海港、空港等沿线经济带或临空(港)经济区(圈)往往成为经济最活跃、最发达的地区。目前随着珠西区域交通战略的推进,区域交通干道沿线已经形成一系列各具特色、分工不同而又有紧密联系的中小城镇群,已经显示出通道经济成熟期的空间标志。三、港珠澳大桥对港澳珠西区域通道经济及蓝色产业聚集的影响

   (一)三者外在约束条件分析

    通道经济是个复杂的生态系统,本文将其构成划分成三个层面子系统。处于最底层的交通运输通道为支撑子系统,中间层面是流动性的信息技术、产业、人才、资金等生产要素子系统,最高层面是制度通道等管理要素子系统。通道经济的形成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交通通道的建设和完善以及生产要素通道流动的频率。在全球交通通道日趋完善,产业相互依存及产业转移通道在规模和结构层次不断提升的基础上, 区域一体化和全球化是以制度通道建设为主导的。通过国家层面在制度建设、制度安排上的推进,促使国家间、区域间在经济、产业发展上达到最佳融合。

    (二)在通道系统框架下三者内在关系分析

     蓝色产业聚集成为通道的主导产业,沿着交通通道的极化与扩散,成为推进通道经济发展的动力;在港澳珠西区域通道系统运行状态下,港珠澳大桥的建成使港澳与珠西区域间在海陆交通轴线的基础上多了一条陆路主干交通轴线,形成“双轴线”交通通道,将促进提升区域通道经济的发展;同时,通过港珠澳大桥将使大珠江三角洲各城市间的通达性显着提高,促进区域主导产业的聚集及创新升级,最终推动区域通道经济的发展。

     1、港珠澳大桥将提升港澳珠西区域的“双轴”通道经济

     港珠澳大桥的建成,将彻底改变港澳与珠西间之间过分依赖水运通道的被动局面,将填补目前珠江三角洲中心城市间陆路通道“断环”状况,使香港、广州、澳门三大经济核心区形成了“△”型陆路网络结构,使大珠江三角洲各城市间的通达度明显提高,形成中心城市间的2小时陆路交通圈,将使泛珠三角地区主要城市间的通达度提高40%以上,其中澳门53%、香港50%、江门42.1%、珠海39.4%、东莞38.8%、深圳35.1%,大幅度地提高香港与珠江三角洲西岸运输通道的运输能力。据测算,港珠澳大桥的建设,将使珠海、江门、中山和佛山、肇庆等城市吸引外商投资额最少增加180一200亿美元,GDP总值增加7001000亿元人民币。以6车道跨海大桥设计能力计算,新建港珠澳大桥每天车辆通行能力将达到6一8万辆次,每年使珠江三角洲东、西两岸间增加6000万人次、5000万吨货物的通道能力。港珠澳大桥作为一条陆路通道,将使香港与粤西、广西、海南以至西南等地的部分客货交流不必再经由深圳、广州,而直接通过港珠澳 大桥经由珠海直达粤西、广西、海南等地,运输距离大约可缩短200多公里。通过逐步成网的高速公路,使这一地带丰富的物产资源、加工产品,聚集成巨大的物流,利用香港发达的海港及空港输往全球。水运、陆运“双轴”运输通道,满足了货物对运输成本、运输时效的不同需求,增强了运输通道抵御恶劣天气的能力, 提高了运输通道的保障率。

      2、蓝色产业带的空间极化和扩散效应

     促进通道经济的发展沿交通轴线逐步发展的产业,特别是工业、通道支撑产业的发展构成通道经济的主要内容。区域内能产生极化和扩散效应的产业聚集,必须具备产业结构的层次性、开放性及互补性特征,才能保证辐射地与被辐射地之间生产要素的有序流动,推动通道经济的发展。如果缺乏具有经济发展扩张力的枢纽城市,则不会产生极化和扩散效应,不能形成通道经济。

    (1)中心城市港澳的辐射作用。港澳及珠西区域的经济结构具有显着的互补性及层次性。香港是国际贸易、航运、旅游、金融、资讯中心,支柱产业包括金融业、工商业服务、物流业和旅游业。香港作为辐射地,产业结构不断调整升级,逐渐向珠三角东西岸地区扩散,进行优势互补,以保持香港经济持续繁荣。珠西地区发展蓝色产业需要发达地区的带动和投资,其相对低廉的劳动力、土地、稀缺人才及技术及与港澳互补的产业结构对港澳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利用香港的金融、贸易、信息及管理技术的优势,可以为珠西区域蓝色产业升级发展提供支持。据“引资距离弹性”测算,珠三角城市与香港的距离每减少1%,制造业、服务业中外资投入金额分别增加0.12%~0.17%,初步估算大桥的开通,西岸各城市可增加600亿~1000亿元人民币的GDP。长期以来,澳门也一直从香港获得资金、技术、人才、资讯和市场的扩散,港、澳之间具有历史形成的产业分工格局。根据港珠澳大桥的可行性研究,到2032年香港与西岸、澳门之间的跨界客货运量将分别达到25.2万人/d、22.0万t/d,分别占跨界总量的20.3%、21.4%(4),港珠澳大桥的建设满足不断增长的跨界交通需求。同时,澳门利用其国际优势,促进香港及珠西地区与葡语世界的贸易往来。

     (2)临空临港的集聚作用。海港、空港、陆港的开放性、互补性、通达性加速了生产要素的集聚与扩散作用。粤西沿海从珠海港、高栏港、中山港、江门港到湛江港,与香港港口连接成片,形成优势互补、分工协作、整体竞争力强、共同发展的沿海港口群。其中高栏港及湛江港作为临港重工业港口,主要承担为珠西区域腹地及西南地区的石油、天然气、煤炭等大宗商品仓储中转服务。而香港港口是全球重要的枢纽港口,通往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1000各港口,有200多条集装箱航线,每月有超过1700多班集装箱班轮,至世界各地600多个目的地。强大高效的吞吐能力,使香港港口像个巨大的集散场,掌控着珠西区域的国际营销市场及国际航运通道。同样,通过港珠澳大桥,把珠海、澳门和香港机场直接连接起来,借助粤西高速公路网络,在港澳及珠西区域形成便捷空运通道,据统计,可通达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拉动了物流及客流,使三大机场的整体效益更能得到发挥。

     (3)滨海旅游业的合作互补作用。区域间同时开发各具特色的旅游资源和项目,不仅不会带来区域间的消极竞争,反而会带来互补性合作,产生积聚效应。重点打造整合港澳珠西沿岸滨海旅游资源,将阳江海陵岛群、江门川山群岛、珠海万山群岛、横琴岛、湛江东海岛旅游组团发展,打造4-5个形象鲜明、主题突出的海岛旅游群,塑造海岛旅游品牌。建设滨海旅游“黄金海岸”,提升滨海旅游品质,构建较完善的滨海旅游产品体系,建设成为国际高端滨海旅游的重要目的地。利用立体交通网络,拉动珠西区域腹地、西南地区乃至东南亚地区,形成强大的休闲旅游产业。

    (4)产业链的聚集延伸作用。以三个城市的海洋及海岸经济,按海洋战略新兴产业、海洋工业和临港工业、海洋经济服务业三个大的层面,即“深蓝”“浅蓝”为蓝色产业布局的主体区。以珠中江为例,具体为,珠海的万山群岛开发旅游及海洋新兴产业、高栏港、斗门区等海洋装备制造业、LNG清洁能源、三灶镇的海洋生物制药产业聚集区、珠海港航运物流业、以及横琴新区的海洋金融、总部经济等海洋服务业;中山市的横门岛和翠亨两个海洋经济开发区中的装备制造业、旅游业、物流业及生物制药、新能源业,中山港及中山保税物流中心的海洋物流业;江门市的银洲湖、广海湾及川岛产业带中的旅游、装备制造业及清洁能源、海洋新兴产业等。这些蓝色产业带内的节点产业要借助腹地资源,港澳资源,形成横向集群、纵向结链的产业空间发展结构,要绘制每个蓝色产业招商图谱,实施延“链”补“链”工程。这些产业链条犹如榕树根系一般发达,盘根错节,深深扎入珠江口西岸蓝色产业带内,并向腹地区域延伸,产生良好的“榕树效应”,形成一种“中心一外围”的布局模式。也就是在珠西沿海产业带内的空间集聚度会比较高,越远离海岸线产业链的延补集聚能力越弱。 3、港珠澳大桥对珠西区域蓝色产业聚集升级的影响要素流动是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途径,流动成本越低,要素对区域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越强。港珠澳大桥的建成在港澳与珠西区域之间建起了陆路环链接,彻底打通了区域阻隔,是东、西两个经济片区、两个区域交通网络的连通,极大地促进了东、西区域生产要素的流动。 港珠澳大桥的建设,是多了一条便捷的交通通道,据不完全调查,对运输时间相对不敏感或大宗商品的货物运输者而言,更关系的是运输总成本,大桥的通行费用决定了是否优化货物运输的路线,实现区域经济效益最大化。同时,港珠澳大桥对生产要素的集聚和优化配置也是把双刃剑,对于处于区域大通道经济流中的节点城镇而言,面临的区域间争夺资源的竞争会更加激烈,如果没有能力承接、截流、汇聚住发达中心城市的要素转移,慢慢会被边缘化,则很有可能就会导致人才、资金等相关要素向强势城市外流,在产业分工体系逐步确立的过程中被置于底端层次。所以,港珠澳大桥的建立,会促进生产要素的集聚和优化配置,使得珠西区域经济和产业发展产生新的格局和分异,有利于区域产业分工,促进区域产业转型升级和协调发展。珠海作为“桥头堡”城市,更不能盲目乐观,要尽最大能力抓住这个机遇,有效整合资源优势,争取在新的区域产业升级格局转变中处于产业链高端的核心环节。

     参考文献: [1] 江宇,刘小丽.港珠澳大桥建设对泛珠三角发展的社会经济影响[J].中国国情国力,2007,(04):62-64. [2]朱其现.交通通道:通道经济的基本载体分析[J]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010,(03):71-74. [3] 吴旗韬, 张虹鸥.基于交通可达性的港珠澳大桥时空压缩效应[J].地理学报,2012,(06):723-732. [4]吴旗韬, 张虹鸥. 港珠澳大桥对珠江口两岸经济发展的影响[J].海洋开发与管理,2013,(06):97-99. [5] 李桂生.试论港珠澳大桥对珠江三角洲西岸的影响[J].中国商业,2014,(02):64-66. [6] 范月娇.论物流通道及其在区域经济空间结构演进中的地位[J].综合运输,2015,(05):53-56.

返回
版权所有 © 2012 皇冠bet365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娱乐在线娱乐_365体育投注 365bet
电话:020-87647986 传真:020-87647986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沙太南路113号  邮编:510507
粤ICP备12020608号-1